当前位置: 首页 >  陕西省

“疯狂渣土车”背后逐利路上的狂奔

发表时间:2020-03-28

  呼啸而过的“大黄蜂”

  夜幕下等待装车的渣土车

  闯红灯、逆行、占用公交车道、超速超载、遮挡车牌号等违法行为,一直以来城市渣土车问题不断,成为人人谈色变的“马路杀手”“生命收割机”。

  4月3日晚,又见城市“大黄蜂”闯祸,渣土车闯红灯、撞上公交车,致16人受伤,饱受诟病的渣土车再度成关注焦点。

  “一路狂奔的渣土车已经成为一个城市的梦魇。”如何给疯狂的渣土车戴上“紧箍咒”,从制度上破解渣土车困局,拷问城市管理者解决问题的水平和能力。

  【乱象】

  “城市梦魇”五宗罪

  据调查,与其他车辆相比,渣土车存在的各类交通安全隐患与违法行为较为突出。

  综合近年来各执法部门查处情况来看,其危害运输现状主要表现为“五宗罪”。

  罪行一:超速超限隐患多

  受经济利益驱动,渣土车超载、多拉快跑可谓是“家常便饭”。而超速超限往往和交通事故是紧密相连的,因为一旦车辆超限超速,就容易导致制动距离过长,甚至制动失效,容易引发车辆失控等事故,而城市有属于人口集中区域,更加容易引发重大事故。

  渣土车司机也并非不知道超速、超限的危害; 但因为运价太低,不超限就没有利润,让驾驶员不得不铤而走险。

  此外,渣土车工作环境恶劣,长期超载运输车辆损耗大、车辆技术条件比较差。车辆即使出现故障,只要可以继续行驶一般不会进行停工修理,带病上路的情况屡见不鲜。

  罪行二:争道抢行夺人命

  “闯红灯、在路口从来不减速,横冲直撞!渣土车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这是很多人对渣土车的评价。

  渣土车在城市里横冲直闯,不少渣土车驾驶员经常挑灯夜战“连轴转”,疲惫不堪“把钱赚”,使得渣土车频繁肇事,成为“马路杀手”和“生命收割机”。

  罪行三:抛洒滴漏影响环境太坑人

  渣土车开过,乌烟瘴气。“晴天一路灰,雨天一路泥”,一辆辆满载渣土的土方车既污染了城市道路又妨碍了人们的正常出行,成了城市路面灰尘的主要来源,严重地破坏了城市道路的卫生环境。

  据调查,很多渣土车由于本身车厢密封不严,同时又冒尖装载,导致渣土车所过之处,一片狼藉。从车上经常泼洒下来大量的渣土和石块,给后面行驶的车辆埋下隐患。甚至导致交通堵塞,出行受阻。

  同时,由于车辆密封不严,从车上吹下的扬尘也不仅污染环境,同时还影响后面车辆的视野,存在安全隐患。

  “这些渣土车运输过程产生的粉尘影响了视线,让夜间行车很不安 全。”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对此抱怨道。

  除了渣土车抛洒滴漏外,渣土车随意倾倒也时有发生。部分司机趁夜深无人,随处倾倒渣土,严重影响了市民生活,并且带来了安全隐患。

  罪行四:号牌污损监管难

  装载物污损放大号牌和车尾牌照被遮挡的现象比较普遍。有些渣土车主还有意严重污染车牌,使电子警察成为瞎子和摆设,也给渣土车的监管监督也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此外,不少渣土车后面灯光不亮,或安全反光标识缺失,也容易给在渣土车后行驶的车辆造成很大的安全隐患。

  罪行五:深夜鸣笛扰人梦

  由于交通管制,渣土车活动的时间一般在晚上十时以后,一直到第二天凌晨6时。车辆带来的巨大噪音,有的还肆无忌惮按响高音喇叭争当“霸王车”,使很多市民苦不堪言。。

  载重量大的渣土车不分白天黑夜的疾驰在城市道路上,发出的噪音大,有时甚至会引起路边房屋的震动,严重地影响了城市居民的正常生活和休息。

  【疯狂谜底】

  渣土车连续肇事伤人,一幕幕血淋淋的事实有没有唤醒他们的良知?渣土车到底怎么了?它们为何肆无忌惮地充当了马路杀手制造了如此多的惨剧?!

  日前,一位业内人士为我们揭开了疯狂渣土车的谜底。

  揭秘1 “多拉快跑”致事故频发

  “多拉快跑”几乎成了渣土车的代名词。可采访中,无论车主还是司机都告诉记者,其实他们并不愿意拉那么多。

  尽管百般无奈,可渣土车仍然超载运输,其原因究竟为何?

  “现在油价涨、工资涨,但运价反而降低,不多拉快跑,就没饭吃了。”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渣土车“多拉快跑”背后的原因:“为了利益,只能放手一搏。因为老板承包下一个工地的渣土运输工程时,通常是按照合同期限来完成运送任务的。假如100车拉完这1000立方米渣土就能够持平,80车拉完就有盈利,超过100车就要亏本。为了盈利,司机只能硬着头皮装满渣土,然后就是疯狂上路,逃避检查。如果到了合同时间渣土还没有拉完,就要承担一笔很大的违约金。”

  而对于司机们来说,大部分渣土车都是属于公司或车主的,司机只是干活的人,是拿基本工资的打工者。当一个工地的承包任务提前完成的情况下,司机们还能获得一定的奖励,相反拖延完成时间,不但奖金没有了,还可能被车主扣去基本工资。

  据记者了解,由于按方付钱,渣土车基本上都是超载的,而且超载的幅度还很大,很多渣土车车主都给车进行了改装。像一般的八轮渣土车,行驶证上核载数量是12吨。但是他们所开的车还要经过改装才能上路,增加了挡板,一车装下来,这样一次就能比正常的多运20多吨;大型的前四轮后八轮渣土车经过改装后,甚至可以达到79吨。

  而这样的车一上路,刹车轱和轮胎就很热,随时可能炸胎造成倾斜,侧翻压到旁边的车和人。

  “在不闯红灯的情况下,每晚要少拉1~2趟。”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按每个红灯都停,按限速行驶,每晚大约跑6趟;如果频繁闯红灯、超速行驶,则可以拉到8趟以上。前者挣回成本需两年零103天,后者挣回成本仅需1年零260天。为尽快收回成本,经营者都会选择“多拉快跑”,不计后果。

  由于车体本身较重,加上满满一车渣土,一直行驶中突然刹车时所带来的惯性,给车辆的操作性带来了困难,而渣土车远远没有小轿车的可操纵性强。

  据交警介绍,如果渣土车没有超载,遇到突发情况紧急刹车,车子可能要继续向前冲10米;如果是超载,可能要滑行二三十米。

  “多滑行一二十米,就可能酿成惨剧。如果超速又超载,发生紧急情况,司机更不好控制车辆,甚至容易翻车。”交警表示,并且司机逃避检查时,执法人员追得越紧,如果司机经验欠缺,心理素质较差,一脚油门控制不住就加大了马力,这一追一逃中,发生事故的几率就更大了。”

  揭秘2 司机疲劳驾驶现象很普遍

  据记者了解,昆明市政府在2007年出台了《昆明市环境噪声污染防治管理办法》,其中规定:昆明主城区建筑施工单位禁止在每日22时至次日6时、中午12时至14时期间进行施工作业,抢修、抢险作业和因混凝土浇灌、桩基冲孔、钻孔桩成型等生产工艺需要连续作业的除外。

  同样,2007年,昆明市政府颁布的《昆明市城市道路车辆通行规定》中规定,核定载质量1000千克以上的载货汽车,不得在二环路及以内区域道路上通行。特别是运输建筑垃圾、渣土和其他建筑物料的车辆不得在二环路(含)以内道路以及北京路(二环北路至霖雨路)、官南大道(二环南路至广福路)等路段通行。

  但是由于城市建设的需要,交警部门又给部分渣土车颁发了建筑材料临时通行证与夜间通行证,允许部分渣土车在22时至第二日7时在城市内进行作业。

  “渣土车只能在晚上10点以后进城,次日凌晨7点以前就要出城。而司机疲劳驾驶很普遍,白天累得连和家人说句话都不想,晚上还得摸黑干活想着多挣钱。”

  医生表示,根据人体生物钟,这段时间人应该休息,如果是开车,就很容易疲劳;加上夜间光线不足,驾驶员难以看清路面,自然特别容易引发事故。

  揭秘3 执法“盯梢” 对讲机通报信息

  两年多,为维护城市清洁,规范渣土车运营,昆明市城市管理部门、交管部门多次开展建筑垃圾运输处置专项整治,都会上演一幕执法者与跟踪车辆的“猫鼠游戏”。

  “每天晚上都会有人在执法部门的门外等候,只要有执法车辆开出,部分跟踪车辆就会跟上,其他车辆则继续蹲守,跟踪后面出来的执法车,防止执法人员兵分几路进行巡查。”据知情人士透露,跟踪车辆的驾驶员之间会保持联系,相互通报执法车行驶路线,并及时通知其公司或工地。

  “每辆执法车都有几辆车尾随,所以即使跟丢或开走一段时间,与其他车辆上的人员联系后也能很快再次跟上。”

  “连交警开的警车的车号都要报上去,交警从出门往哪个方向走,几分钟能到哪个路口,都算得很清楚。这样一来,哪里有检查,哪里没有检查,心里就有数了。”

  一般来说,跟踪车辆大多是私家车,聘请他们的单位一般每晚给他们200至300元报酬,这笔费用通常包含了油费,需要从晚上8点左右一直跟踪到所有执法车归队,一般要到次日凌晨6点左右。

  也正是这些“神秘人”的跟踪,才让本该出现在这些道路上的渣土车没了踪影,使得执法过程就像一部“谍战片”。

  对此,执法人员曾设计过“反谍计”——先派出两个“烟幕弹”车队,引开埋伏在门口的“间谍”,然后真正的执法队伍再出动进行执法,再加上一路上的走走停停、兜兜转转,必定能甩掉那些跟踪的小尾巴。但没想到如此严密的防控,坚强的“间谍”依然一路跟踪到底。

  揭秘4 GPS 装开关随时可脱离监控

  2011年3月开始,昆明市政府在市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内设立了昆明市渣土车GPS监控中心,并为当年全市的2400余辆渣土车安装了GPS卫星定位终端设备(以下简称GPS),通过一级监控平台(即GPS监控中心)对这些登记备案的渣土车进行24小时监控。

  按照计划,GPS安装后,昆明的渣土车要在营运之前先办理《昆明市运载建筑垃圾车辆排放、处置备案卡》,当中限定了建设工地预计出土时间周期、建筑垃圾外运起始点、运输路线等内容,也就是说渣土车司机必须按照这个预先审核的路线和时间营运渣土,否则将被视为违规。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了摆脱这些束缚,能多拉、快跑或者随意倾倒建筑垃圾,一些司机拆下 GPS 装置与电瓶连接,导致渣土车脱离 GPS 监控。还有的在 GPS 装置上装个小开关,随时开关。

  据昆明市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统计,昆明市安装GPS的渣土车中至少有70%~80%都发生过蓄意破坏的情况。

  揭秘5 高额保险有恃无恐

  记者采访发现,很多渣土车司机似乎对渣土车频频伤人并不太担心。据记者调查,渣土车为何如此疯狂,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便是“出了事有人买单”。

  据了解,如今,渣土车都是全保,各种附加险一应俱全,有的上了高额保险,保额高达100万元。也就是说,渣土车撞死了人,只要赔偿不超过100万元,即使交警部门认定渣土车司机负完全责任,也可由保险公司“埋单”,因此有了高额保险,不少渣土车司机常常有恃无恐。

  【现 状】

  多管齐下 收效甚微

  2011年6月,昆明渣土车GPS监控中心投入使用,对昆明所有渣土车实行卫星监控;从2012年起,昆明计分管理渣土车,一年内记满12分的渣土车司机三年内不得再开渣土车;2013年5月,昆明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支队(以下简称市综合行政执法支队)首次将涉及17家渣运公司的96辆“不听话”的渣土车逐出昆明市场……

  这几年特别是从去年开始,昆明城管、交警、交运等多部门多次突击检查“大黄疯”违法行为,但为何还是管不好“大黄疯”?

  4种行为列入“黑名单”

  据了解,对于渣土车的管理,城管部门列出了4种计入“黑名单”的违规行为,包括:蓄意破坏GPS,并在15天的期限内不予以修复的渣土车;出现其他违规行为被查出后,在第二个工作日不来接受处罚的渣土车;不按规定接受检查,比如冲卡,如果当场被拍下记录的;屡次出现运输路线和审批路线不符的。

  这些被列入“黑名单”的渣土车就有可能面临着同样被注销资格,不能再在昆明市场营运的可能。

  史上最严处罚没能拦住“大黄疯”

  从去年年中开始,昆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开始对夜间施工车辆为期半年的严查,几乎每周每个大队都会集中整治2—3次。

  一开始,渣土车脏污的号牌,经常受到交警罚款200元、记12分的处罚;随后又是在晚上10点以前的限货时段提前上路,渣土车因违反禁令标志,被处以150元罚款、记3分的处罚;之后,交警对超载、逆行等违法行为也严格处罚。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被称为“史上最严交规”的新交通法规,也没有挡住渣土车的威风。

  去年年中,很多被记满12分的大车驾驶员被暂扣驾驶证,到市车管所学习交通法规、考试科目一,但依然遏制不了渣土车横冲直撞。

  业内人士透露,针对目前的监控设备,渣土车司机采取的办法有:一是将车辆后方号码牌移到尾灯后方,这样既不明显遮挡号牌,又能让摄像机拍不清楚;二是在车辆后方车牌位置加装彩灯,导致拍摄出来的号牌被光线遮挡;三是如果以上两种方法太明显,就将车牌旋转45度角,由于监控设备是通过光线反射拍照,改变角度使拍摄出的图像不明显。

  据统计,交警七大队一直坚持对辖区内的货运车辆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仅今年2月26日至4月2日期间,就查处货运车辆的违法行为共计1409起。

  执法困难多

  昆明市综合行政执法支队介绍说,“执法力量相对薄弱,也是造成目前执法不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由于人力有限,城管部门只能做到流动巡查,对违法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执法人员一走,违法现象又出现。

  随着执法查处力度的加大,打乱了渣土企业与建筑公司之间的合作关系,执法人员与被查处方的矛盾变得更加尖锐,频频出现不配合执法、冲卡、威胁执法人员的事件。

  多管齐下的整治力度,却收效甚微。渣土车依旧疯狂,让很多市民无法理解。

  【声音】

  渣土车行驶过程中,在利益的驱动下超载、超速,大家都加了一脚油,犹如一辆随时可能“制动失效”的飞车。渣土车靠多拉快跑来平衡自己的收益,却将大量的交通隐患扔给了社会公众。

  “越来越多的无辜生命因渣土车陨落,只能说明道德在与利益的博弈中越来越不占上风。”网友“dongdong”感慨。

  提高综合监管力度 多方面齐入手

  渣土车如何甩掉“马路杀手”“生命收割机”的帽子,使渣土车化身为城市的建设者。专家认为,这不仅需要驾驶员提高职业素养,更需要规范渣土运输市场,提高综合监管力度,多方面齐入手。

  一辆渣土车从工地开出、到上路运营的各个环节,实际上涉及众多政府部门的管理范围,也就无形中增加了管理难度。

  渣土车事故频发,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主任罗珂认为,“疯狂渣土车”体现了城市建设高峰期与管理不同步之间的矛盾。究其原因,一方面是驾驶员自身安全意识及综合素质不强,渣土车运输市场恶性竞争,利益驱使多拉快跑,各方面监管存有脱节漏洞也是不争的事实。

  “渣土车管理涉及公安、运输、建设等多个部门,需要多个部门齐抓共管,才能治住违规的渣土车。” 罗珂表示,要预防渣土车肇事,关键在于控制源头,事前防范。相关部门应实行提前介入的主动管理方式,监督强化渣土车管理措施,逐步形成建设方、施工方、承运方内部相互监督和外部执法监管相结合的双重管理体制。

  专业人士在分析渣土车疯狂的原因时也曾指出, 要适当调整土方承包价格,取缔分包扒皮的行为,以正常利润营造宽松环境,扶植正规的土方运输企业,这样一来渣土车就不会再表现出疯狂。

  同样,昆明市政协委员沈金泉在2014年昆明两会上,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对渣土车等重型车加大整治力度的建议》。

  在沈金泉看来,渣土车不是不能整治,但要彻底根除“疯狂渣土车”,必须从制度上入手。

  沈金泉建议,要完善渣土车管理运营机制,制定相应的政府规章加以制度化。从便于管理的目的出发,加快渣土车运输的公司化、市场化的步伐,将渣土车的营运资质和驾驶员资质审批权统一收归,严格审批;同时,从源头出发,加强对建筑工地的管理,将建筑公司和渣土车营运公司捆绑管理,要求建筑工地和渣土车营运公司共同交纳建筑垃圾清运保证金,对于违法行驶的渣土车进行倒查,除追究必要责任之外,可以根据违法事实的严重度扣除保证金,以起到惩戒约束作用,从源头上根除“疯狂渣土车”。

  此外,车辆是由人驾驶的,车辆的违章关键在于人的因素。沈金泉建议,要加大培训和教育力度,进行强制培训。车辆所有人和司机上路前要进行强制培训,并记录在案,司机要保证不野蛮行车,不培训不发证。对于违法、违规较多的车辆进行扣压,强制司机再进行培训,一定时间内不准上路。同时,建立公众举报监督机制,公布举报电话。对群众举报处理不力的政府部门严肃追究其司法行政责任。

  【微评】

  十多个文件,几次大的整治,多个职能部门的联手,可以说,为了遏制渣土车违法违规的举动,昆明市不是没有下决心、想办法、动真格,但渣土车撒野并未收敛。

  为何我们可以建起无数的大楼,却对疯狂的渣土车束手无策?

  渣土车一路狂飙源于利益驱动,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渣土车”常疯,管理者常治却不见效,凸显了管理部门“九龙治水”的困境。管理环节捋不顺,各自为政的弊端破不除,这些急需治理的“渣土车”问题就难以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渣土车”一疯狂,老百姓幸福感没了。“渣土车”一疯狂,城市管理者的形象毁了。

  如何不让一个城市陷入大工地的局促中,如何在改变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从群众反映强烈的地方着手,如何为政府的权柄刷上“服务”标签,城市的主政者责无旁贷。

  市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应建立在渣土承运单位流淌着道德的血液、渣土车司机严格自律、各相关执法部门监管给力之上。如何加强多部门监管执法常态化,增加违规成本,赚回来的,不仅是城市的幸福感,更是政府公信的树立,民意的拥护。

  云南网记者 杨之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