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河北省

年近八旬的核桃土专家

发表时间:2019-10-13

  记者 谢非 王倩

  临近春分,气温回升,处处生机勃勃。

  商州区夜村镇唐塬村唐民的核桃园里,一排排核桃树已经修剪整齐,树干上涂着防虫防冻的红漆,远看像是给核桃树穿了一条美丽的裙子。这片占地约15亩的核桃园,是当地有名的核桃种植大户唐民的“心头肉”。“这十来年,我只专心种核桃了,大部分时间都在核桃园里,心里憋着劲,一定要把核桃品质提上去。”说起核桃,唐民感慨良多。

  唐民今年已经78岁了,但他面色红润,精神矍铄,思路清晰。他一直生活在农村,却热爱学习,勤于钻研,做过很多营生。当年初中毕业后,因为家里条件差,实在供应不起他继续上学,唐民便早早进入社会谋生计。在村小学任代教老师期间,他没有间断学习,函授了高中课程取得了学历;后来他又自学医学知识,在村里做了多年赤脚医生;随后他又学木活,干起了木匠;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他开办砖厂,短短两三年时间,成了村里当时唯一的万元户。

  2004年,离唐民老家半里路的爷庙岭上有一面荒坡,他觉得地荒着太可惜,于是和村上协商,将荒地承包了下来。最初他就打算种核桃树,但当时核桃树苗很难买到,就只好种上了玉米,卖玉米种给种子站。2009年前后,当地政府号召大力种植核桃树,并给每家每户低价提供核桃树苗,唐民一次就购买了400株核桃树苗,种了约10亩地的核桃树。

  核桃树栽到地里了,管理却成了唐民眼前的大问题。“那时候啥都不懂,但还想把它弄好,既然干了这,就要干出名堂。”唐民从来不怕困难,啥不会就学。此后,他有空就看村上发的核桃科管书籍,觉得这些书不够用,又自己进城买。在屋里看、在核桃树下看、睡觉前看,书时刻不离手,一边看一边做笔记。他天天都去核桃园,翻地、浇水,仔细照料核桃苗。花了几年工夫,经过多次试验后。唐民渐渐摸索出来了一套核桃科管的成功经验。

  有一年,唐民在给核桃树剪枝时,他看到核桃树叶旺枝壮,舍不得剪掉,虽然之后核桃树枝繁果多,但那年的核桃产量却不高。为了验证合理剪枝的重要性,第二年,他把核桃园分成了3个片区做实验,一片轻剪,一片重剪,另一片适量剪。结果,到了核桃成熟的时候,他发现修剪最重的那片林子,核桃反而收得最多。“修剪树的时候,这个枝舍不得剪,那个枝还想留,到最后反而影响核桃的品质。”唐民说。

  核桃树种下三四年后,才会逐渐进入丰果期。唐民发现园子里有一个核桃树的果子个头不大,皮薄仁满,口感少涩多甜,人人都说味道好。于是,他把园里的核桃树逐渐都嫁接替换成了这个品种。2017年,有5亩地的核桃进入盛产期,当年收获了2000斤干核桃,成为村子附近收成最好的核桃园。“我这核桃就不愁卖,都是人找到门上买走了,很多人说我家的核桃好吃,这给我了很大信心。”唐民说,那一年他卖核桃就收入了两万多元。

  63岁时才开始研究核桃种植技术,从一个不懂核桃的门外汉,到如今村民争着邀请他做科管指导的“核桃专家”,全凭的是唐民那热爱钻研、不服输的劲头。他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用心照料每一棵核桃树,何时除草、何时翻地施肥,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虽然上了年纪,但干起活来经常在地里一待就是一天,就连吃饭都是在地里。“因为热爱,就不觉得苦。”唐民一句话道出了他成功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