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香港

听英雄生前好友、同事讲那些我们没来得及了解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9-10-12
原标题:你存在 我深深的脑海里

  西岭派出所副所长李科生前所使用的办公桌

  2018年5月12日,西岭派出所辅警周正良身背在西岭雪山迷路的男子走出丛林 黄燕 供图

  “我们现在是在云华小区,可以走,但是走得非常慢。路面有积水,视线不太好,现在还不清楚报案人的具体位置……”这是一段来自大邑县公安局指挥中心8月20日凌晨的通话录音,电话那头模糊传来的声音属于大邑县公安局西岭派出所副所长李科。通话时,指挥中心的接线员不曾预料到,这段音频成了李科生前被记录下的最后一点信息。

  8月19日晚开始,我市大邑县突降暴雨,县域内主要河道水位上涨、部分道路塌方、房屋受损、群众滞留。20日凌晨3时许,大邑县公安局西岭派出所副所长李科与辅警周正良、罗永红在抗洪抢险出警救援途中遇险。李科、周正良因公牺牲,罗永红失联。

  迎着危险逆行的英雄,这一次没有归来。对于我们来说,他们不应只是一个简单的名字和符号,在他们的身上还有很多我们没来得及了解的故事。今日,让我们通过英雄生前的好友、同事之口还原一个真实、生动的他们,以这样的方式将他们铭记。

  他救了我的命

  讲述人:吴玉珍

  20日凌晨暴雨的夜晚,大邑县西岭镇云华村13组村民吴玉珍见雨越下越大,撑着伞下楼想要把摆在外面的货品搬回来。“雨太大了,打着伞也没用,积水已经淹到了脚踝。”她手忙脚乱之时,有人从开过来的警车上下来,冲过来抓她的手。“吴玉珍!你不要去捡东西了!水那么急,是东西重要还是人重要!”对着她喊的人,是当天凌晨正在出警路上的周正良,他语气很急,提醒吴玉珍赶紧到安全的地方去,不要再管货物。

  吴玉珍听了周正良的话,躲在二楼没下来,眼看着楼下水位越来越高,放在店门口的东西全被冲走,她心里后怕得很。“他拉我的那一下,救了我的命。”警车在云华村河边的这条路上往返,第二次往山里开,就再也没下来过。

  吴玉珍这几天没睡过好觉,得知周正良、李科和罗永红出事后更是无法入眠。一闭上眼睛就想起那天周正良焦急的语气和来拉她的那只手,记忆里暴雨夜的雨水冰凉,那只手却那么暖。

  打不通的电话

  讲述人:李德贵

  直到现在,想起20日下午自己在电话里听到从前的同事说的那句“李科出事了”时的情形,李德贵依然无法好好控制自己的感情。这名七尺男儿说起那天下午自己的第一反应,用了简短的一句话,“一听到就大哭了起来。”

  2010年,李德贵在沙渠派出所担任辅警时和李科在一个组值班,因此而熟识起来。后来李德贵离职,依然继续和李科保持联络,两家人空闲时常约着出来聚会。李德贵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刚到西岭派出所担任副所长后不久,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他值了班以后直接过来吃饭的,和以前相比憔悴了很多,应该是工作太忙了。大家都很惊讶他的变化,让他要注意身体。”

  8月20日上午11点,李德贵在看到西岭镇强降雨的消息后,拿起手机给李科打了个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已关机的提示音。在之后的25分钟时间里,他又接连给李科的两个手机共拨打了6次电话,但都只听到“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想着可能是山上断网了没信号,也可能是断电了,完全没有料到会出事。”李德贵回忆。

  6个小时后,他从他们曾经共事的朋友那里得知了李科出事的消息,坐在家里大哭起来。如今,当天的通话记录被他保留了下来,“是份回忆,也是份念想。”

  他给我很多照顾

  讲述人:张朋昆

  周正良和张朋昆都是大邑县西岭镇本地人,周正良还是张朋昆的表舅。但两人因为年龄差距并不大,张朋昆人前人后都叫周正良“良哥”。2009年,两人一起在大邑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担任辅警,之后又在2012年一同来到西岭派出所工作,还在寝室同一个房间住上下铺很长一段时间。“和良哥什么都聊, 工作上、生活上,他都给我很多照顾。”

  周正良以前开过餐馆,做饭烧菜的手艺很好,每每露一手都能让所里的兄弟们饱餐一顿。“烧鸡、凉拌菜、大蒜烧鳝鱼,良哥这几个菜最拿手。”张朋昆掰着指头数着数着,声音突然小了下去,揉着眼睛有些哽咽,“还想再吃顿良哥弄的饭……”

  21日凌晨,张朋昆在外执勤后回到派出所,进门时下意识地喊了声“良哥”。喊出口后才意识到,那个回答“昆儿,咋子”的哥哥,已经不在了。

  走好,兄弟!

  讲述人:张峻

  “科哥,你还欠我一顿酒呢。”如果只看这条朋友圈的前半部分文字,会觉得这只是朋友和兄弟间的普通调侃。然而,朋友圈的后半句,却是让人悲伤的“走好,兄弟!”这条朋友圈发送于8月20日晚,发送者名叫张峻,曾和李科一起在大邑县沙渠派出所工作。回忆起李科,张峻第一句话是“叫李科太生疏了,我还是习惯喊他科哥。”

  两人相识于2010年,张峻刚被分到沙渠派出所,负责带他的便是比他早来派出所一年的李科。李科比张峻大一岁,张峻便叫他“科哥”。“我家在外地,刚工作又没什么钱,科哥很照顾我,不仅上班天天教我工作上的东西,周末也带着我和他的朋友一起玩儿。”单身汉时就一直在一起,后来两人先后结婚、生子,又带着妻子和孩子一同聚会,感情一直很好。

  之后,张峻因为工作调动到了大邑县政府部门,李科则到西岭派出所担任副所长,忙碌的工作让两人没有太多见面聚会的时间。今年5月,李科被抽调至政府部门办案,和张峻的办公室就隔了几米远,却都没能约上一起吃个饭。“他总是很忙,忙完了这边常常还要回所里加班。”

  上周二,张峻接到了李科打来的电话,约两家人一起在周末聚餐,张峻欣然答应。然而,最后聚会却又因为李科加班而推迟。“我们约着说这个周末一定要带着娃娃好好聚一聚,没想到……”想着再也不能实现的约定,张峻红了眼眶。

  张峻的手机里,还存着好几张几年前两家人一同前往古镇玩耍时拍的照片。照片里,李科左右手分别抱着两人的儿子,对着镜头笑得很开心。“这两年很少聚,所以那天拍了很多照片。”张峻颤抖着手指划过手机屏幕,一张张照片逐渐在泪眼中变得朦胧,“科哥还欠我一顿酒,却再也没机会喝了。”

  依然希望他回来

  讲述人:李家义

  距离20日凌晨罗永红失联至今,已经过去了近3天时间。尽管希望渺茫,但李家义依然希望自己的侄儿能够回来。

  说起侄儿罗永红,李家义红着眼眶直摇头,“他就是有点‘傻’。”今年已经36岁的罗永红原本是做饲料销售工作的,收入很不错。3年前,只为了圆自己一直以来的一个警察梦,罗永红辞掉了销售工作到派出所当起了辅警。“他就是喜欢当警察得很,还说要让自己的女儿以后也当警察。”

  李家义回忆,罗永红小时候家庭状况不是很好,也因此错过了读书考警校的机会。终于,在33岁那年,罗永红穿上了辅警的制服,圆了自己的“警察梦”。“他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每次来我家和我说得最多的就是他的工作,帮助了哪些人,办了啥案子,一说起来就没个完。”

  一个月前,罗永红还出了场交通事故,肋骨受伤。8月20日当天得知西岭派出所有人出事了,李家义还没想到会是自己的侄儿。“想着他受了伤肯定没那么快就回去上班,没想到……”

  如今,罗永红的家人依然在等待,等待自己的亲人能够平安归来。

  据了解,21日以来,大邑县公安局已经紧急抽调50名警力,联合消防队员组成党员突击队,和市公安局紧急调派的50名特警带领群众200余人沿河寻找搜救罗永红。大邑县政府要求河道沿线乡镇组织民兵力量开展搜救工作,大邑县公安局已联系邛崃市、新津县两地公安机关协同搜救。目前,搜救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

  记者 李?F 摄影 李冬